9號院-瑪夏

灵魂有意 而肉身麻痹

2014.9.5.

一个应该是个小房间~也是只是只开来小范围灯的大房间~

坐在奶奶的右手边~对面坐着妹妹田子~我们中间应该是隔着一个类似茶几的家俬吧~至于奶奶的左手边是谁?一直记不起~还是由于没看清?军军哥还是即将结婚的静静妹妹的未婚夫?还是想不起~感觉奶奶一直在对他说什么~~~

其实~出来外公没见过意外~自打爷爷婆婆外婆去世后~按经常与我在梦里会面频率的的排序依次是外婆爷爷~认真一想~几乎没梦见过奶奶~~~今天凌晨梦里的奶奶比原先的她稍微圆润了~但我们好像没有交流~或我醒了~忘了~~~

妈妈说是奶奶操心着妹妹的的婚事~赶巧~姑姑也和我在同样的夜晚梦见了她~

妹妹这次的婚姻来之不易~都是在大家的不情愿的状...

北京一夜的逃離

    那邊暴雨~同七月第一天的晚上那樣吧~雨像是被暗處的妖怪上了癮似的整盆整盆往下倒~不停歇~從未見過這般可怕的大雨~手提盒飯一半個小時打不到車~舉步維艱~挪到十字路口更無望~雨更大~風始然~眼底的大街被億兆個~或數不清的雨點所敲擊柏油形成的水汽籠罩~霧氣一片~偌大的十字路口車停止~人無影~就像電影~像小說~唯我一個躊躇不前~不是躊躇~是鞋子像風浪里的船~腳被定住~傘被吹斷~眼睛也睜不開了~被沖刷~不停的被沖刷~感覺側身的紅綠燈一換我將會消失~對於生死~更像是麻木等待死亡到來~懼怕~恐慌~落然~還好猛然回過神來~拔腿奔向未知的馬路對面~鞋子趟過水坑~石...

不知道 papa刚看到书名作何感想?《如何成为一个怪物》 !

 

© 9號院-瑪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